追蹤
邁拉與她的奇怪生物
關於部落格
wwwwwwwww
  • 24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暖背 (投稿文藝獎參賽作品XD)

     我望著馬路上的車子依舊在路上奔馳,但不知為何卻是靜音的。時間彷彿逐漸靜止,冰冷的空氣將我包圍、凍結。      「砰!」突如其來的一聲關門巨響,讓我清醒過來。門把上似乎還殘留著些摔門者的怒氣,屋內空氣異常的沉默,我清楚聽見微弱喑啞的啜泣聲。   是了,是今早母親對著門啜泣的場景,豆大的淚水從她雙頰滑落,那摔門聲宛如一把鋒利的刀,刺穿了她的心,而向她投射那把利刀的不是別人,是我弟弟。   我不懂,為何他與我們的相處模式就是「互相傷害」?   叫罵聲摔門聲,一聲聲像是戰場上的刀槍砲彈,將同是家人的我們撕成碎片。   「究竟是為什麼?」我思考著。突然背後傳來一陣溫暖,有人將頭枕在我背上,並環抱著我。是了,是弟弟!   我一愣,究竟有多久,他都不曾與家中任何一個人有那麼親密的互動?   我沙啞地問:「你還好嗎?」卻得不到回應。糢糊的雙眼讓眼前一切的事實變得虛幻,此時,背後傳來一句話,說得很小聲很費力,卻讓我很溫暖:「哥哥,對不起!」   我不知道自己已經等這句話等了多久,立即轉身回抱他,說出我準備已久的話:「沒關係。」   我似乎看見弟弟的臉上漾有一抹滿足的微笑,好熟悉的微笑。   那雙將我環繞的手逐漸鬆開,就像那被刻意封印的記憶盒子之鎖一樣,鬆開了。繁雜的記憶、瑣碎的片段一古腦兒地湧上,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我緊閉著雙眼抱緊著他,流出來的不只是忍了很久的淚水,連同那被塵封已久的記憶也一併流洩出來。   我記得那是個寒冬。   「哥哥我好冷!」他那雙大眼睛望著我,瑟瑟的發抖,我將我身上那件外套脫下並蓋到他身上。我清楚的記得,那刺骨的冷風狠狠的將我冰凍在原地。也許弟弟見到我在發抖,他將外套交到我手上「哥哥穿,我們回家。」   我微笑著「你把外套披起來,哥哥背你回家,這樣子哥哥就不會冷了!   「嗯!」他的雙眼閃著光芒,微笑像是太陽一樣。   我將他背起,一起唱著兒歌回家。背著他,就像是背著太陽,再怎麼凜冽的寒風我也不怕。   然而曾像陽光般活潑溫暖的男孩,究竟從何時變得如此冷漠,甚至拒絕家人給的溫暖?      救護車刺耳的聲音將我硬生生從記憶中剝離,我望著前方,那斷成兩截的機車在身旁詭異的彎曲著,散落一地的碎片似乎透露出無聲的訊息。   我感到背上殘留的溫度,宛如十幾年前一般溫暖,地上斑斑紅點就像是太陽一樣,和煦的照耀著我,我笑了,我睽違已久的太陽終於出現了。 後記:  其實,他沒有入初審。  我投極短篇,但卻沒有極短篇該有的「暢快」之感......(個人偏見)。  比較像短篇的小說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