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拉與她的奇怪生物

關於部落格
wwwwwwwww
  • 248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戲劇《證人,或我們小小的穩定》

  《證人,或我們小小的穩定》看得很揪心,當然也是因為多看了幾次所以才那麼揪心!荒謬劇讓人無奈的地方就是沒辦法一次就看懂,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然而看越多次,真的就越揪心!


  第一場引子;第二場故事;第三場結論。
  尤其是第三場,赤裸裸的把每個人心裡想說的話都標出來了!


  「最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你在街上遇到的第一個人。」這句話我想大家都有體會過。
  自己好像對著自己在說話,誰都需要一個瞭解自己的人,但是這年頭誰又能真正的找到了解自己的人?每個人都有包袱,也都有心中的秘密,不願意被認識的人帶著審視的眼光來看自己,於是我們找了最簡單的方法,心裡頭的話若是跟外人(或是自己不在乎的人,不夠認識你的人)說,絕對比跟你熟識的人說要來得容易以及簡單。畢竟要在一個外人的面前認錯,比在跟熟人面前認錯,要來得容易多了!


  但這好可笑!
  我們渴望著被被瞭解,但是卻找了那些一點都不了解自己的人來認識自己,這樣怎麼可能會進一步的認識彼此啊?矛盾。


  自私的年代,我們每個人似乎都開始只在乎自己,同一句話對同一個人講了十遍百遍千遍,但那個人還是他媽的左耳聽右耳出。


  「我討厭吃牛奶皮,這十年來我一直跟你這麼說。」


  我愛你愛得那麼深,但是恨也從中而來;愛與恨一向都是一體兩面,愛得多深就恨得多深。我和我愛的人們總是維持著小小的穩定,像是夢一場。也許你以為我像個瞎子一樣,看不到我們之間的問題,但其實我看得一清二楚,你也看得一清二楚,只是我們從來不去正視這些問題。
  噢,不是不去,是不敢去面對這些問題。


  我們害怕。
  害怕打破了這些穩定,我們還能擁有什麼?


  於是我們對這些問題冷處理,我們不去討論。但是這些問題總是在午夜夢迴之際威嚇著我們,不時的出現讓人不安想要逃避。然而我們到底有沒有冷靜下來面對彼此,冷靜下來談論這些與我們切身相關的事情?答案是沒有。
  我們只想安詳的渡過,唯恐抓不住那一絲的安寧。


  我到底認不認識你?你到底認不認識我?是怎麼回事,我們變得再也無話可說?面對彼此竟然只能談論天氣還有等一下去吃什麼這種無關痛癢的問題?我們竟然可以冷靜的看著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正悄悄的在我們身邊上演、在熟識的人之間上演,然而卻什麼也不做,看著他發生。


  這種感覺好可怕!我發現我連身邊的人都不再認識!
  你問我室友有哪幾天去家教?天啊!我完全不知道!
  你問我妹妹最近做了些什麼?天啊!我完全不知道!
  你問我父親有哪幾天要看診?天啊!我完全不知道!
  就連你問我母有哪幾天要去上課,上了些什麼課?我都無法完全的答出來!


  也許你會說我畢竟沒跟家人一起住,有時候無法連絡也是正常的。
  但是現實狀況就是,我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每次我們聊天都只是「你現在在做什麼?」「吃飯了嗎?」「天氣好熱喔!」這種無關痛癢的話題!
  電話講一講,好像沒有什麼話可以說了「那就不要浪費電話費囉!掰掰」竟然是以這句話來做結尾!
  

  但是你說我們已經沒有事情可以聊了嗎?大錯特錯!
  問題一堆啊!彼此之間有好多問題該解決該討論,不知道我們在等什麼不知道我們為什麼不敢討論!
  也許是怕打破了彼此的安定。噢,還有,覺得浪費時間。


  寫到這邊我毛骨悚然。


  記得上學期我父親突然住院,天天打電話回家的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
  直到住台北的大妹用skype傳訊息給我「你知道把拔昨天住院嗎?」我才大大的嚇了一跳!


  我到底是怎麼了?我們到底是怎麼了?
  新竹發生的事情,媽媽沒有直接跟我說,在家的小妹沒有直接跟我說,還透過不住家裡的大妹傳訊息給高雄的我!這世界是怎麼了?
  我不是不能體會父母不想讓兒女擔心的心情,但也就是因為我什麼都做不到,所以我請求你,至少讓我為你擔心也好,這是我唯一能在這裡做的事情。


  到底在怕什麼?到底在想什麼?
  我們竟然可以以如此輕率的態度去面對那些我們重視的人!
  有好多的話該說但我們都沒說,只有讓這些話在心理嘀咕,裝沒事,以為這樣子就能維持我們表面上的穩定跟和平。然而平穩的表面卻暗藏漩渦,一不小心,這平衡就會嚴重崩毀。


  這衝擊真的好大!
  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隨著科技進步越來越明顯,彼此之間的認同感逐漸消失了,同一個地方有多少人覺得自己是邊緣人?(最好發明一些邊緣人打卡好了!這樣就可以馬上知道邊緣人的點狀分布)不要說別人,連我自己也常覺得自己是邊緣人,做什麼都格格不入。


  「我們小小的穩定,或許只是夢一場。」


  對不起,有時候我真的不太願意去破壞我們小小的穩定,但是我從現在開始會活得更用力。我不想再次喚醒那些傷口,但我會嘗試著不去視而不見、不去坐以待斃。


  下一次我喊「動啊!」的時候,我會嘗試跟著一起動。




by Myra


p.s.《凍花》要再找個時間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