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邁拉與她的奇怪生物
關於部落格
wwwwwwwww
  • 24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團X酷】ㄗㄨㄟˋ

***************************   在31層樓的巨大落地窗前,城市五光十色的燈火不斷的閃耀,房內不需要任何燈光,屋主不喜歡有光之處,因為唯有在黑暗之處,才能顯現出他的存在。   這居住在城市中某棟高樓的住戶,頹然坐在透明的落地窗前的柔軟沙發,瞇著已醉的眼睛,望向窗外,似乎欲在這佈滿燈火的夜空之下,尋找一絲絲的安慰。   仰頭,再次將整瓶杯中物往嘴裡灌,直到無法呼吸,才眷戀的將瓶子移走,長嘆一口氣,仍舊繼續飲酒澆愁。   暢飲了一瓶,又一瓶。茶几與地上,不知合起來有多少瓶空酒瓶,立的立,倒的倒,亂七八糟,有些翻灑在地上,有些翻灑在桌上,整個客廳,皆是濃烈的酒味。   他不是一個笨蛋,他也知道「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澆愁愁更愁」這道理,然而,他仍舊繼續飲,他只知道此時此刻若不澆愁,他會被愁給活活淹死。所以,只得喝,一瓶又一瓶,飲了再飲;不夠,不夠!就是不夠!   為何醉不了?喝得不夠嗎?不懂,只得繼續灌。   詩仙曾說過但願長醉不願醒啊!   『我似乎今日才深深的體會到這種感覺......只希望自己長醉而不醒......』良久,這寂靜的房間,才出了一聲人聲,聲音中透露的思念與不捨,任誰都聽得出。   沙啞的聲音,似乎被撕裂了,撕裂的聲音中卻掩飾不了潛藏的情感。   沙啞的聲音,就像是少了黏稠的蜜糖,然而卻仍如蜜,甜蜜啊,甜蜜;潛藏的情感,如絲般,纏綿啊,纏綿,縱使斷了,仍糾纏不清。   似乎是失去了什麼,為何濃厚的情感帶中,隱約有著空洞......   嗓音再次浮現,幽幽的聲響,從黑髮男子的口中緩緩吐出,其中蘊含著沉重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只因這份情感太重......你問,有多重?   很重很重,任誰擔起都會怕,都會痛......   低沉沙啞渾濁的嗓音,拼湊出幾個令人聽的懂得字。滿溢著感情的聲音拼湊的字,是他的愛人......   「酷......我真的好愛你......愛你愛得好深好深...你知道嗎?」   前一秒,才剛落下最後一個帶有疑問語氣的字,下一秒,卻已經踏入醉仙的世界......昏沉的睡去......   居住於某城市,某棟大樓的黑髮男子,頹然醉倒在沙發。 ***************************   「喀!」門不知被何人用鑰匙打開了。   黑暗中,本是看不見他的容貌,但因為落地窗透入的燈光,所以看得清清楚楚---姣好的容顏,穠纖合度的身材,金色柔美的髮絲,映上窗外霓虹燈的色彩,美得讓人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身上雖穿著黑色的大衣,卻仍無法遮掩他的相貌,他面容上的一切情感,都已流洩出,讓人看得一清二楚。他所有的憂愁、難過、擔心,以及思念全部一覽無遺地表露在臉上。   輕手輕腳關上門,再悄悄走入客廳,看到醉倒於沙發的黑髮男子,心中突然感到一陣心痛......   他走到沙發前,輕輕跪下,輕拂著已醉倒之人略微出汗的黑髮,細細的看著叫他再思念也再熟悉不過的臉孔,輕啟朱唇,發出用顫抖聲音拼出來的句子......   「......洛,我回來了......這一年來,你可好?」凝聚思念而成的淚珠劃過雙頰,滴落在醉酒者蒼白的唇上。   情不自禁的,輕輕的在對方的臉頰落下一吻,名為思念的一吻。他除去大衣,輕覆在沙發上的男子身上,他打了個顫兒,卻不知是因為冷,還是因為內心情緒澎湃。   捲起上衣袖子,憑著他對這間房子的熟悉,他開始摸黑整理著這一片狼籍。   酒瓶,拾起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洛......你,你到底怎麼了?怎麼會頹廢成這樣?難道,難道你就不會好好的照顧一下自己嗎?怎麼如此這般自暴自棄?」想著想著,星子般的雙眼巴搭巴搭的眨著,長長的羽睫,硬是嵌上幾顆欲落的水珠。      將凌亂不堪的酒瓶堆清理好,他順手拎起桌上的酒與乾淨的酒杯,往陽台看夜景去了。 ***************************   搖晃著手中的昂貴的水晶酒杯,內盛著高檔的紅酒,透過它鳥瞰整座城市,似乎讓城市沉入絹紅的酒中,為這越夜越熱鬧迷人的城市,染上了整片醉人的媚。   仰頭一飲而盡,心道:『這城市不能醉倒,就讓我來替你醉吧!』   才一年不見,這座曾經讓他那麼熟悉的城市,卻也讓他差點兒認不出來。如今熟悉的,大概只剩下這間屋子的裝潢,與沙發上朝思暮想的人的容顏了。     一年不見,這座城市變得更嬌媚,燈火斑斕五光十色的招牌,使這座城市嬌豔無比。無奈天上的星星再怎麼亮,也比不上這地上的燈,想看天上的星星,倒是先被地上的燈火給吸引過去了。   微薰的他將酒杯放於地上,趴在陽台上的雕花金屬扶欄,透過他的雙眼,看著這微薰的城市,瞇起雙眼滿足的笑了起來。   一陣冷風吹過,手邊冰冷的金屬扶杆喚醒了他的意識,稍稍清醒的他,隱沒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愁容。『愁、愁、愁......你說呐,愁從何處來?都是從你的身上來的啊!』   搖搖頭,醉成一條線而空洞無神的眼睛望向遠方,喃喃的說:「......想我也不是這樣子想法,我知道你愛我,我知道你脫離不了我的生活,你只能生活在有我的世界...但,也不是這樣子無法自拔吧......對我來說,這樣子的你,是我一種沉重的負擔。」   說罷,再次舉起地上的酒杯,一飲而盡,他的意識開始逐漸的模糊。   他躺在陽台上,望著這燈火閃爍的城市,在微紅的臉上再度漾起一抹微笑。平常淺眠的他,只有在喝過酒之後,才有辦法忘卻一切煩憂進入夢鄉,這次,也不例外。   冷風吹過,撩過陽台上酷拉皮卡的金髮,然後再闖進房子裡,於庫洛洛的身邊打轉。   『就讓我倆在夢中相會吧!』酷拉皮卡迷濛的望著屋內的庫洛洛,嘴邊掛著一絲淺笑。 ***************************   洛,你知道嗎?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想對你說,但是,我不會說。你不是不認識我,我是個嘴硬的人,我不想承認,卻又無時無刻在想,那些話,你是知道的,我不說,只是因為不想承認自己已經愛上了你。   洛,你不可能沒感受到。雖然你我很少流露出彼此的感受,儘管我們的關係匪淺,你我也從不會輕易流露出感情讓對方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我的心,正如我懂你的心一樣,我們兩個彼此都知道對方在什麼時候需要什麼。但是,我們之間過於安靜的互動,讓我有時連我自己都在懷疑我們的感情。可是,這早已是你我的習慣了,生活在爾虞我詐的世界,對誰也不能真心,感情也一樣。   小時後定型的個性,是難改變的。你我都有一段很困難的時間,也許是因為這樣子,變得難以信任人。   或許「情人」應該要使用另一個標準,而非同樣的一條法規,但是要改談何容易?這已經是習慣了,就像是睡覺前要刷牙,吃飯前要洗手一樣的生活習慣,改不掉。   看別人的感情烈似火,我固然羨慕,但是在乾柴烈火過後,我最常看到的是--女孩子的淚水與男孩子的抱歉。反觀你我的感情,雖然與火一點也談不上關係,甚至可能要與冰點比擬,但是卻如冰一樣硬冷,很難更動。   彼此的熟悉度已經不再是言語可以比擬(雖然我們的戀愛是靜音的),但是當我們抽離了彼此之間的生活後,都會有一種叫做「空虛」的感覺油然而生。我想,這一年,你我都體會到了吧!   什麼叫做空虛什麼叫做空等什麼叫做寂寞什麼叫做無助什麼叫做習慣什麼叫做思念......我想你我應該都一一品嘗過了。   在空虛空等寂寞無助習慣與思念的一年中,我曾查過字典,我得到的不過就是字典上文謅謅的不實解釋。那解釋是沒有感覺的、是冰冷的、是空渺的。然而當我把字典一拋開,我立即掉入了空虛空等寂寞無助習慣與思念的深淵裡面,感覺之深、感覺之刻骨,我到現在還清清楚楚的記得。   那感覺不斷的擠壓著我,讓我難以呼吸,又好像使我的身體突然破了個大洞,讓我所有的感覺逐漸一一流失,只得不停的流眼淚希望能將那洞填滿。   當然,洞是填不滿的,因為它是個無底洞,但是這些空虛空等寂寞無助習慣與思念之感,卻一如蟲啃般,啃噬我身上每一吋,而我只能默默承受著這一切蟲噬的感覺。      拿起一本本的書來仔細的看,只為了要驅趕這些蟲咬的感覺,卻莫名奇妙的看到蠹魚在啃噬著我的書,而我,似乎也被啃噬了;被蠹魚、被空虛空等寂寞無助習慣與思念啃噬著我,他們齧齒般的牙咬著我身上每一吋,不肯放開,怎們樣甩也甩不掉......      我的情緒被他們咬壞了,我的心情被咬砸了,但是我的心中始終捍衛著你與我那段感情,不許任何人闖入打擾,甚至破壞。在心的那一角,我永珍藏著你給的回憶與溫暖,你的容顏你的愛以及你的話語。   那一角,我小心的珍藏著,就像是小女孩珍惜她的珠寶盒一樣,小心翼翼的保護、呵護著,捨不得讓任何人看這珠寶盒一眼一樣。   洛,我來了,我回來了。這次,我不會再離開了。而你......洛,我無法控制你的思緒,我不是你的主人,雖然我心底確確實實就是不希望你離我而去,但是倘若你真要離去,我也無法再說些什麼,只是,你若真的離我而去了,這次,我將會徹底發瘋。   那麼,如果你真要離去了,請你在我徹底發瘋之前,先讓我離開這因為沒有你,而讓我充滿思念的世界。   都說長痛不如短痛,你若真要離去,就請你先殺了我吧!   否則,我又將再次與孤獨寂寞為伍、再次獨自與影子垂淚。 ***************************   冷風從陽台闖入屋子內,吹動了庫洛洛的黑髮,也吹散了他的醉意。想要去廚房喝水,倒是先注意到身上的黑色大衣。   那件黑色大衣,不就是自己幫酷拉皮卡挑的嗎?   「難道說......他回來了?」顫抖的聲音喃喃的說著,酒意全消。他按耐著心中的激動,開始尋找讓他魂牽夢縈的佳人倩影。   眼光瞥向陽台,那令他憔悴,讓他朝思暮想的人,可正躺在那兒呢!   「酷兒!」那一年來刻意隱藏的滿腔思念,終於忍不住在此刻湧出。庫洛洛刻意壓住自己的欣喜,緩緩向前走去,欲看看他的日思夜想的愛人。   酷兒......你回來了,你瘦了,寶貝。這一年以來,我可無時無刻都在思念你,你終於回來了!那些等待的孤單,思念的痛苦,都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你回來了!   庫洛洛伸出他的手,輕拂著酷拉皮卡因醉倒而泛紅的臉頰。溫熱的手,讓躺在地上的酷拉皮卡睜開雙眼,疲憊的他露出微笑,伸出雙手勾著庫洛洛的頸後,然後輕輕拉下,直將他的耳朵觸至他的嘴,他開口說:「洛,我回來......」   話還未說完,庫洛洛便唇貼了上去,一個纏綿的吻,訴盡了無限的思念與愛意。   「酷兒,別說了,重要的是你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庫洛洛緊緊的將酷拉皮卡抱在懷中,似乎要將一年的思年全都道盡。   庫洛洛將酷拉皮卡攔腰抱起,在他耳邊輕輕的呼著氣說:「天冷了,可是因為有你,我將不再感到冷......今晚,陪我睡吧......」說罷,輕輕的舔起他的耳背。   酷拉皮卡臉紅了起來,嗔道:「你......後面那個才是你的目的吧?」     庫洛洛聳聳肩,將酷拉皮卡抱的更緊,笑道:「你又不是不懂我。」說完,霸道的吻起了酷拉皮卡的唇,不讓任何一點反駁的聲音出現......     「你是我的,懂嗎?」酷洛洛的黑眸將酷拉皮卡深深的吸引了過去。在他的雙眼中,酷拉皮卡看到庫洛洛對他的愛,以及無窮的思念。   夜深了,城市的燈火不曾歇息,仍恣意的閃爍著,美艷絕倫。愛恨情仇的情慾,悲歡離合的戲碼,在這繁華絢爛的城市不斷的上映。   而在這一片虛幻的麗景中,我只想抓住你,緊緊的握住你的手,不要讓你離開,即使是短短的幾秒鐘也好,請讓我沉浸在你給的幸福裡。 ***************************   如果說,每天的思念,對我來說都如一年般的長,那麼我到是等了三百六十五年了......不過,即使再漫長,我也會等下去,因為你說過,你會回來的!為了你的一句話,我願意等上千年、萬年,因為我只忠與你、執著於你,我只愛你一個。這些話,我不會說出口,但是,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人,我要說的話,你都知道,你比誰都清楚我的心,所以我不說。      親愛的,我無時無刻不想起你,我每天每天都愛著你、思念著你,縱使你在遙遠的他方,但我對你的思念,可不曾停過。你可知道,有個人在遙遠的一方掛念著你、愛慕著你?   親愛的酷兒,這次別再離我而去,好嗎?讓我陪著你,可否?   我不想再次獨飲那一櫃子的紅酒,不想再與孤獨寂寞作伴。遇到你之後,孤高自傲的我開始怕寂寞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懂嗎,親愛的?所以,別再離開我了。   我會憔悴而死,如果你真的離去。   因為,我再也無法忍受沒有你的世界。   「酷兒......我愛你,正如你愛我一樣......」庫洛洛看著酷拉皮卡的睡臉,撫著他的金髮,輕輕的說著。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絕對不會離開你,請讓我獨占你,我不要跟別人分享你......因為你是我的,你屬於我。為了你,我答應,我絕對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我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可是,請相信我,那並不代表我離你而去,而是,我一直會在你身邊守護你、呵護你......I love you, deeply from my heart and soul.」庫洛洛看著庫拉皮卡熟睡的臉,溫柔的說著。   「不過......如果有一天,我能夠看著你那雙眼睛,抱著你說這些話,那該有多好?」庫洛洛有些懊惱的說「可是......你也知道,這些話我會說不出口,對吧?親愛的酷兒。」庫洛洛陶醉的望著枕邊人微微泛紅的臉,露出了久久不見的溫柔微笑。   「嗯......我知道,可是,我也很喜歡聽你說這些話。」酷拉皮卡柔軟的聲音從櫻唇中吐出,沒想到這軟綿綿的聲音,卻讓庫洛洛的臉刷的一下全紅了。   「你......你全聽到了?」說話從不吃螺絲的庫洛洛,這下子竟開始慌了?「偷聽別人說話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你知道嗎?」庫洛洛佯裝生氣的說   「可是,那些話你本來就是要說給我聽的啊!」酷拉皮卡懶洋洋的瞇著眼睛說。   「......是沒錯啦,可是,我...我並沒有要......」庫洛洛開始自顧自的解釋了起來。   哼...還在狡辯,明明就想說啊......這傢伙,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那麼的不坦白......可是...這可不是跟我一樣嗎?「隨便你啦...不說就算了。晚安!」酷拉皮卡賭氣似的轉過身去。   正當庫洛洛正在思索該如何開口時,酷拉皮卡軟綿綿的聲音飄了過來:「......我愛你,洛...」   庫洛洛笑了笑,便將庫拉皮卡擁入懷中,在他耳畔邊輕輕的說:「我也很愛你,親愛的!」   深深的一吻,微微的喘息聲,今晚的夜還長得很呢,一如我們的故事,仍舊持續的寫下去...... ***************************   如果,當我從床上醒過來時,發現枕邊人是你的話,那該有多好?   如果,我作夢的時候,夢中有你的出現,那該有多好?   如果,夢中的你,給我一個溫柔的承諾,那該有多好?   如果,你隨時都會出現在我身邊,陪我微笑、陪我流淚,那該有多好?   如果,你能對著我露出幸福的微笑,那該有多好?   如果......如果以上全都能成真,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現在,不用如果了,因為,從現在開始,你會一直守在我身旁,你會陪伴著我,對吧?   如果,當有一天,發現枕邊少了你,我相信,我的世界會黯然失色。   因為......我不想失去你,正如你不願失去我一樣。   "Never a day pass love without you."(沒有一天不愛你) *************************** LJ感言:   千愛萬愛還是最愛團酷!歌是老的好,情人是舊的好,配對是往日的好(謎)>///<這篇文我大概打了一年吧!(去年四月開打,最近拿來翻新XD)   即使N年過去了,它到底還是無法抹煞我對團酷的熱愛呀XD後面越打越沒有感覺Q口Q偶爾還想露出本性,給他小小的惡搞一下XD(就是......庫洛洛要跟酷拉皮卡睡的那邊XD)本來是很想寫H文的(踹飛)可是人老了不中用(啥?),那種場景越寫越沒fu,乾脆就直接來「讓觀眾遐想」的手法好了(毆)XD   最近有一種「英文寫太多,結果不知道該如何寫中文」的感覺,感覺英文稍稍進步了一下,可是中文卻開始低落Q口Q,我還是多多看書好了XD   雖然要考學測了,可是我對團酷的愛還是沒有改變,想當年,也是考績測的時候才愛上團酷的說......已經三年了啊......(遠目)   可是,為什麼獵人還在萬年停刊當中啊!!!!!!!!(嚎啕大哭)我是很忠實的粉絲啊......(泣) 【咻~~~天外飛來一筆,碰!】   我家小妹說我喜歡「人妖」型男生......(囧)舉例:酷拉皮卡&路德維希......ect.   我大囧......人家喜歡的只是「美型」的男生啊!不是人妖啊!再者,酷拉皮卡&路德維希都是貨真價實的男性啊!!!不要亂講話啦!我只是喜歡漂亮的男生罷了!不要想太多啦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